悠悠荡口古镇 浓浓童年情怀
来源:陆晓静  时间:2014-06-25

散落在无锡市郊的荡口古镇,养在深闺人未识,有着悠悠吴文化的千年底蕴和传承。当我很多年前第一次游历乌镇的时候,我惊讶的发现跟我记忆里童年的荡口古镇极为相似。踩在仄长略有坑洼的石板路上,我越发觉得自己就像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童年的小镇。相同的石板路和弯弯的石拱小桥,相同的依河而建的人家,推开窗户就是潺潺流经的小河流,时光在这里仿佛放慢了脚步,缓缓流淌着。

这几年大兴土木修复荡口古镇,把沿河的一些人家拆迁,把一些名人的故居、有故事的小桥和人家加以修复还原。中间也曾因为资金问题,停滞过一段时间。现在它正如十月怀胎一样,在有着浓郁荡口情节人们的期盼中,一点一滴从历史的模样里被神话般的还原着,犹如一副缓缓展开的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卷,轻声诉说着那些古朴而又久远的故事。

其实在江浙地区有着很多这样千篇一律的古镇,乌镇、西塘、周庄、同里、南浔……当自然和人文相结合的古镇被浓浓的商业氛围充斥的时候,原有静谧质朴的小镇被喧嚣笼罩着,早已失去了人们心目中最初想要找寻的那种原生态的美,少了一份婉约静谧的归隐,多了几份喧嚣浮躁的迷失。经过商业化的运作,我想荡口古镇是否也会被打造成重商业而轻自然的小镇呢,但是即便这样,它仍旧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小镇,因为这里我有走过的童年岁月。

带着某种追忆和找寻,踩着古镇的石径,弯弯的河水泛着微波,两岸人家的街灯泛着点点星光,晚风中临河摇摆的垂柳轻轻低诉着。拉着儿子的手,大手拉小手,就像曾经妈妈拉着我的手,送我上学一样。我从小就跟男孩子一样,调皮胆大,妈妈第一次送我上学后,我便独自一人上路去学校。

小时候,我们总是一群人去学校,不管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,还是男的女的,统统都听我的,我就跟孩子王一样。寒暑往来,童年的一些伙伴和小学时代的那些同学,无数次走遍沿河的小道和过经临河而建的那些人家。所以即便重建的古镇,在那条蜿蜒流淌向东流的河流的指引下,有些修整后变化不大的建筑我还是深有印象的。记得以前我们上学路上总会调皮,偶尔还会在小弄堂里玩捉迷藏。

弯弯的一些石拱小桥也还是童年中的模样,虽然现在为了美观重新建了很多座形态各异的小桥,但是花沿桥,小学后门的那座小桥,依旧未变,完好的保存下来了。依稀记得小桥下还有一家小店,以前放学后,嘴馋,兜里有几毛钱总会想着花光,总会买一包用纸包裹的话梅干。那时的话梅干总是那么入味好吃,现在却再也吃不到童年的这种味道了。

桥下弯弯流淌的小河,我到现在才知道它美丽的名字—北仓河。我知道这条河流经我家屋后。小时候,我们会在河里游泳,钓鱼,抓虾。流经古镇的北仓河,一直往东,是一个粮站。粮站仿佛一个历经岁月沧桑般的老人,静静的凝视着浪打浪的鹅湖水,看着沧桑变化。我记得那会,实行公社制,每家每户收获的粮食是需要交一部分到粮站去的,那时交粮的唯一工具就是水泥船。每当交公粮了,我跟我的小伙伴总是最兴奋,因为我们可以跟着大人一起坐着船,在摇橹声中,在嬉笑吵闹声中,经过现在修复中的古镇卖鸡桥、太平桥,到达我童年时代高耸入云的粮站。每当交完公粮,家里就会多出一笔收入,也正是这笔收入成全了我小学时代第一副乒乓球拍。所以直到现在,我乒乓打的特别好,我也格外喜欢看别人打,我总能在游戏的场景中回忆起儿时的样子。

曾经并肩往前的那些伙伴们,在举杯祝福后都走散,古镇修建的差不多了,大家会不会都像我一样,带着某种追忆和找寻来到这里,然后在人潮涌中目光交汇中认出彼此。

悠悠荡口古镇,浓浓童年情怀!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散落在无锡市郊的荡口古镇,养在深闺人未识,有着悠悠吴文化的千年底蕴和传承。当我很多年前第一次游历乌镇的时候,我惊讶的发现跟我记忆里童年的荡口古镇极为相似。踩在仄长略有坑洼的石板路上,我越发觉得自己就像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童年的小镇。相同的石板路和弯弯的石拱小桥,相同的依河而建的人家,推开窗户就是潺潺流经的小河流,时光在这里仿佛放慢了脚步,缓缓流淌着。

这几年大兴土木修复荡口古镇,把沿河的一些人家拆迁,把一些名人的故居、有故事的小桥和人家加以修复还原。中间也曾因为资金问题,停滞过一段时间。现在它正如十月怀胎一样,在有着浓郁荡口情节人们的期盼中,一点一滴从历史的模样里被神话般的还原着,犹如一副缓缓展开的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卷,轻声诉说着那些古朴而又久远的故事。

其实在江浙地区有着很多这样千篇一律的古镇,乌镇、西塘、周庄、同里、南浔……当自然和人文相结合的古镇被浓浓的商业氛围充斥的时候,原有静谧质朴的小镇被喧嚣笼罩着,早已失去了人们心目中最初想要找寻的那种原生态的美,少了一份婉约静谧的归隐,多了几份喧嚣浮躁的迷失。经过商业化的运作,我想荡口古镇是否也会被打造成重商业而轻自然的小镇呢,但是即便这样,它仍旧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小镇,因为这里我有走过的童年岁月。

带着某种追忆和找寻,踩着古镇的石径,弯弯的河水泛着微波,两岸人家的街灯泛着点点星光,晚风中临河摇摆的垂柳轻轻低诉着。拉着儿子的手,大手拉小手,就像曾经妈妈拉着我的手,送我上学一样。我从小就跟男孩子一样,调皮胆大,妈妈第一次送我上学后,我便独自一人上路去学校。

小时候,我们总是一群人去学校,不管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,还是男的女的,统统都听我的,我就跟孩子王一样。寒暑往来,童年的一些伙伴和小学时代的那些同学,无数次走遍沿河的小道和过经临河而建的那些人家。所以即便重建的古镇,在那条蜿蜒流淌向东流的河流的指引下,有些修整后变化不大的建筑我还是深有印象的。记得以前我们上学路上总会调皮,偶尔还会在小弄堂里玩捉迷藏。

弯弯的一些石拱小桥也还是童年中的模样,虽然现在为了美观重新建了很多座形态各异的小桥,但是花沿桥,小学后门的那座小桥,依旧未变,完好的保存下来了。依稀记得小桥下还有一家小店,以前放学后,嘴馋,兜里有几毛钱总会想着花光,总会买一包用纸包裹的话梅干。那时的话梅干总是那么入味好吃,现在却再也吃不到童年的这种味道了。


  桥下弯弯流淌的小河,我到现在才知道它美丽的名字—北仓河。我知道这条河流经我家屋后。小时候,我们会在河里游泳,钓鱼,抓虾。流经古镇的北仓河,一直往东,是一个粮站。粮站仿佛一个历经岁月沧桑般的老人,静静的凝视着浪打浪的鹅湖水,看着沧桑变化。我记得那会,实行公社制,每家每户收获的粮食是需要交一部分到粮站去的,那时交粮的唯一工具就是水泥船。每当交公粮了,我跟我的小伙伴总是最兴奋,因为我们可以跟着大人一起坐着船,在摇橹声中,在嬉笑吵闹声中,经过现在修复中的古镇卖鸡桥、太平桥,到达我童年时代高耸入云的粮站。每当交完公粮,家里就会多出一笔收入,也正是这笔收入成全了我小学时代第一副乒乓球拍。所以直到现在,我乒乓打的特别好,我也格外喜欢看别人打,我总能在游戏的场景中回忆起儿时的样子。

曾经并肩往前的那些伙伴们,在举杯祝福后都走散,古镇修建的差不多了,大家会不会都像我一样,带着某种追忆和找寻来到这里,然后在人潮涌中目光交汇中认出彼此。

悠悠荡口古镇,浓浓童年情怀!





















散落在无锡市郊的荡口古镇,养在深闺人未识,有着悠悠吴文化的千年底蕴和传承。当我很多年前第一次游历乌镇的时候,我惊讶的发现跟我记忆里童年的荡口古镇极为相似。踩在仄长略有坑洼的石板路上,我越发觉得自己就像穿越时光隧道回到了童年的小镇。相同的石板路和弯弯的石拱小桥,相同的依河而建的人家,推开窗户就是潺潺流经的小河流,时光在这里仿佛放慢了脚步,缓缓流淌着。

这几年大兴土木修复荡口古镇,把沿河的一些人家拆迁,把一些名人的故居、有故事的小桥和人家加以修复还原。中间也曾因为资金问题,停滞过一段时间。现在它正如十月怀胎一样,在有着浓郁荡口情节人们的期盼中,一点一滴从历史的模样里被神话般的还原着,犹如一副缓缓展开的浓淡相宜的水墨画卷,轻声诉说着那些古朴而又久远的故事。

其实在江浙地区有着很多这样千篇一律的古镇,乌镇、西塘、周庄、同里、南浔……当自然和人文相结合的古镇被浓浓的商业氛围充斥的时候,原有静谧质朴的小镇被喧嚣笼罩着,早已失去了人们心目中最初想要找寻的那种原生态的美,少了一份婉约静谧的归隐,多了几份喧嚣浮躁的迷失。经过商业化的运作,我想荡口古镇是否也会被打造成重商业而轻自然的小镇呢,但是即便这样,它仍旧是我心目中唯一的不可替代的小镇,因为这里我有走过的童年岁月。

带着某种追忆和找寻,踩着古镇的石径,弯弯的河水泛着微波,两岸人家的街灯泛着点点星光,晚风中临河摇摆的垂柳轻轻低诉着。拉着儿子的手,大手拉小手,就像曾经妈妈拉着我的手,送我上学一样。我从小就跟男孩子一样,调皮胆大,妈妈第一次送我上学后,我便独自一人上路去学校。

小时候,我们总是一群人去学校,不管比我大的还是比我小的,还是男的女的,统统都听我的,我就跟孩子王一样。寒暑往来,童年的一些伙伴和小学时代的那些同学,无数次走遍沿河的小道和过经临河而建的那些人家。所以即便重建的古镇,在那条蜿蜒流淌向东流的河流的指引下,有些修整后变化不大的建筑我还是深有印象的。记得以前我们上学路上总会调皮,偶尔还会在小弄堂里玩捉迷藏。

弯弯的一些石拱小桥也还是童年中的模样,虽然现在为了美观重新建了很多座形态各异的小桥,但是花沿桥,小学后门的那座小桥,依旧未变,完好的保存下来了。依稀记得小桥下还有一家小店,以前放学后,嘴馋,兜里有几毛钱总会想着花光,总会买一包用纸包裹的话梅干。那时的话梅干总是那么入味好吃,现在却再也吃不到童年的这种味道了。


  桥下弯弯流淌的小河,我到现在才知道它美丽的名字—北仓河。我知道这条河流经我家屋后。小时候,我们会在河里游泳,钓鱼,抓虾。流经古镇的北仓河,一直往东,是一个粮站。粮站仿佛一个历经岁月沧桑般的老人,静静的凝视着浪打浪的鹅湖水,看着沧桑变化。我记得那会,实行公社制,每家每户收获的粮食是需要交一部分到粮站去的,那时交粮的唯一工具就是水泥船。每当交公粮了,我跟我的小伙伴总是最兴奋,因为我们可以跟着大人一起坐着船,在摇橹声中,在嬉笑吵闹声中,经过现在修复中的古镇卖鸡桥、太平桥,到达我童年时代高耸入云的粮站。每当交完公粮,家里就会多出一笔收入,也正是这笔收入成全了我小学时代第一副乒乓球拍。所以直到现在,我乒乓打的特别好,我也格外喜欢看别人打,我总能在游戏的场景中回忆起儿时的样子。

曾经并肩往前的那些伙伴们,在举杯祝福后都走散,古镇修建的差不多了,大家会不会都像我一样,带着某种追忆和找寻来到这里,然后在人潮涌中目光交汇中认出彼此。

悠悠荡口古镇,浓浓童年情怀!

<< 荡口记忆 上一篇
无锡市荡口古镇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正午互动 全案策划   苏ICP备1300097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