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喝干,再斟满
来源:王洁平  时间:2014-06-20

“酒喝干,再斟满;今夜不醉不还。”很喜欢《鸿雁》这首歌曲,尤其喜欢最后这两句歌词。“酒喝干,再斟满”,心情多么豪爽;“今夜不醉不还”,气概多么豪迈。喝酒,要的就是这种感觉。

自己喜欢喝点小酒,当然不是嗜酒,只是因为每次举杯而饮,喝到酣畅淋漓的时候,总会让自己进入一个境界,得到人生的一种感悟。然而,在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场景,不同的心情,每回酣畅总给人不一样的境界和感悟。

记得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在苏北大丰插队时,超强的劳动,枯燥的生活,渺茫的前景,让我变得很简单,就是拼命地劳动。也许是为了解乏吧,或许为了寻求点刺激吧,经常会渴望喝点小酒。那时,当地的山芋干酒、高粱酒很便宜,但是由于生活窘迫也不敢有咪咪小酒的奢望啊;再说,母亲是断然不会允许我去打酒喝的。那咋办呢?我居然找到了一个办法、一个理由,就是当农民家里办红白喜事、建屋造房时就去帮忙、去做“小工”。因为当地的风俗,每每红白喜事、建屋造房时总要摆上几天酒席,会有酒喝。于是,我就去帮他们写写字、帮帮衬、和和泥、递递砖什么的,总能喝上几顿老酒。那时的酒很劣很烈,还都用小碗干;我一碗接一碗,多爽啊,竟让当地乡亲们刮目相看。“少年壮志不言愁”,喝高了,睡大觉,明早起来干活愈加精神抖擞。那时的“酒喝干,再斟满”给我的感觉很简单,就是“爽”,就是“干”。

1985年回到无锡以后,在市委组织部工作。90年遇上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,我奉命随时任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的王家骏同志等领导去北塘区抗洪救灾指挥部第一线,和当地干群一起死守北塘大联圩。眼看肆虐的洪水将淹没民房,将冲跨大堤,一份强烈的责任感驱使着我没日没夜地奋战在抗洪大军中。白天几乎是浸泡在齐腰深的泥水中,晚上参加指挥部的碰头会,夜里还要连夜编写战报。湿啊、饿啊、夜寒啊。此时指挥部办公室的同志总会送来“及时雨”:方便面、火腿肠,无锡黄酒等等。记得北塘街道老书记还会不时找来些烧鸡、猪头肉什么的。有酒就行!黄酒驱寒添暖,黄酒壮我“军威”。“酒喝干,再斟满”,喝罢连夜继续干。一顿简单的晚餐,一回黄酒的酣畅,往往成了我们指挥部“欲与天公试比高”的“誓师会”。那些日子,那种感觉,至今难忘。

人生是一场不长不短的旅行,在行走之间,在驿站之际,总离不开一杯酒。那是1992年我被组织调至无锡马山区委担任副书记,当时正好组建无锡太湖国家旅游度假区,自然兼任党工委副书记。那年39岁,豪情满怀,大有在艰苦环境下大干一番的劲头。记得那是92年的元旦后,我去马山报到;晚上马山区委老书记谢锡源、陈寅培等老前辈硬要留我喝酒,说是为我“接风”。就在食堂里,就着那些马山的湖鲜、羊肉和花生米,我们喝开了。“马山欢迎你”,话音刚落,热情而慈祥的谢老就给我倒了满满的一大玻璃杯的马山黄酒,我二话没说站起来一干而尽;“来!再敬你一杯”,“好酒量,再斟满”,菜还没吃多少,三大杯酒已经下肚,顿时只觉浑身热乎起来。一杯接一杯,最后也不知一共喝了多少杯;可我居然没醉,只是多了些豪言壮语,只是感动、感激和感慨,为老前辈们的热情而感动、为老前辈们的指点而感激,更为自己将要在马山这片热土上开始新的征途而感慨。那些年度假区开发方兴未艾,建设任务很艰巨,工作条件很艰苦,我们区委区政府的领导周一到周五都是住在马山的,于是经常在谢老的宿舍里凑份子吃晚饭喝小酒,还起了个名字,叫作“锡源酒家”;“小酒怡情”,喝酒聊天谈工作,我们热热闹闹,全然把白天的疲惫忘却了。我偶尔微醉,但很享受微醉时的那种感觉,“酒至微醺,花看半开”么。微醉后,还常常随着有着书法爱好的谢老写上几幅自己小时候学会的隶书;酒后回到宿舍后,居然经常神清气爽,雅兴大发,写下了如“马山情感”、“马山情丝”,“马山情结”等等好多篇散文。那时的“酒喝干,再斟满”,对我来说,犹如是一种激情之酒、智慧之酒。

2000年调任市旅游局局长一职。当时的无锡旅游急需宣传推广,急需打响品牌,急需拓展市场。于是,我就马不停蹄地带领大家“南下、北上、东扩、西进”,跑遍大半个中国宣传推广无锡旅游。“全国旅游一家人”,旅游人就离不开“酒”。那几年,酒还真的没少喝,但总是喝出了感情酒、友谊酒,喝成了合作酒、丰收酒。记得当时我还总结了那几句“生命在于运动,感情在于走动,旅游在于活动,市场在于互动,喝酒在于煽动”的顺口溜。最难以忘怀的要数那会带队去新疆伊犁地区举行“东西部旅游合作大会”,并组织“无锡人游霍城”活动了。那晚晚饭间分明是民族大联欢,新疆人可是“能讲话就会唱歌,能走路就会跳舞,能饮水就会饮酒”的呀!开头几杯马奶子就让我有了几分醺意;接着维族姑娘们唱一首歌敬三杯酒,跳一只舞再来三杯酒,“伊犁老窖,英雄本色”,加上我心仪的手抓羊肉,喝吧!“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还”,从来没有这么豪情万丈。可毕竟酒量有限,我醉了,走出帐篷已经摇摇晃晃了。酒后还有一场篝火舞会,跳啊,唱啊、狂欢啊,旅游就是这么快乐!跳着,跳着,我却不辨东西南北了。到晚会结束时,团友们发现带队的头儿不见了,四处找四处喊,最后竟在旁边的树林里找到了呼呼大睡的我。人生能有几回醉,长期酝酿的激情被美酒点燃,熊熊燃烧,喷薄而出,那种感觉怎一个“潇洒”了得!

酒伴人生,酒如人生。每个人的一生一世,也都像眼前的一杯酒,个中滋味,自己知道。酒中的诗情,酒中的画意,酒中的豪放,酒中的悲怆,自己品尝。或小酒,或酣畅;或独酌,或对饮;或微醺,或深醉;喝的都是自己的心性和心情。酒不在多少,恣意、快乐就好。“酒喝干,再斟满,今夜不醉不还”,人生有时就是需要这种豪迈。





无锡市荡口古镇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  正午互动 全案策划   苏ICP备13000972号